首页>玉雕师>正文

伪富豪的“超级圈套”

作者:83小编
2019-12-21 10:00:02  来源于:网络

2015-09-30   作者:李京光

 

如果你觉得这个故事是真的,那么它可能就是假的;如果你觉得这个故事是假的,那么它可能就是真的。

 

一、攀上有钱人 

初春的B城,阴霾的天空让人有些郁闷。但王石的心里却春风荡漾,仿佛那些讨厌的霾都吸进了别人的口腔,与他毫无关系似的。此刻,他正坐在城市中心区的一家高档酒店的包间里,恭候着他最想看到的一个人。准确地说,是可能让他发迹的财神爷。

这会儿,王石看了一下表,已经是晚上19点一刻了。约好的是18点见面,但这家伙怎么还没到呢?他想骂一句娘,但想到人家是财神爷,也就罢了。姗姗来迟者,差不多都算得上是个人物。作为生意人,得罪财神爷的事情,他才不会去干呢。更何况,这个财神爷不是通常的财神爷。又等了一会儿,他才拿起手机拨了对方的电话。

很快,电话就接通。电话那边,对方不紧不慢,一副运筹帷幄的语调。最终告诉他说,别急,稍后就到。

果然,没过多久,王石等候多时的“财神爷”终于驾到。来者看上去有四十岁前后,穿着讲究,一副神采飞扬的表情。实际上,最突出的就是他手腕上戴着的名表,王石觉得没个百十来万是绝对下不来的。最让他惊讶的是,这块名表与他上次看到的不同。他清楚地记得,上次那块也是价格不菲。王石暗想,看来这家伙还真是有些实力啊!

一进屋,来者便感叹道:“哎呀,真是没办法,好多人都找我介绍翡翠,都是好朋友,推脱不了啊!”

王石听后,忙附和地说:“是啊是啊,陆总神通广大又特别够义气,帮朋友办事情总是竭尽全力,真是叫人佩服!”

这个被王石称为“陆总”的男人,就是他今儿要宴请的“贵客”。陆总原名叫做陆勇,据说常年在南方多个城市做生意,经济实力十分地雄厚,而且还神通广大,算得上是个商业人物。

王石与陆勇是在不久前的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。根据当时陆勇自己说,因为他主要是做珠宝生意和投资项目,故此,认识好多有影响力的高端的客户,跟他们都可以以称兄道弟,是很要好的哥们儿。说完这些以后,为了证明自己说得都是实情,他还特意把自己的手机打开,从里边调出了几张照片。王石看到照片上都是陆勇跟这些“大人物”的合影,那架势确实很不通常。于是,他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人人都会追逐的财神爷。

王石做生意一向很谨慎。他在B城做翡翠生意已经有几年了,虽说赚了一些钱,但,最近他一直为扩大经营而绞尽脑汁。不过,由于近两年翡翠玉市场略显低迷,且有价无市,故此,生意并不算是很好做。特别是最近,兜里的钱都押到了货里边,闹得他整日发愁。

但此刻,王石觉得自己很幸运,因为他遇到了神通广大的陆勇。王石是个生意人,当然有自己的生意经。他想,如果陆勇真有那么大的本事,只要跟他建立起良好的关系,那么,自己的翡翠肯定就会不愁卖了。

这次请客,就是王石主动邀约。在王石看来,陆勇算得上是一个神奇而神秘的人物。关于陆勇的那些传说之中,把他描绘得简直就是财富的化身。谨慎的王石对此并不感冒,反而让他产生疑惑。不过,每次跟一些新朋友见面的时候,陆勇开的都是超豪华的汽车。列如说宾利、法拉利、玛莎拉蒂等。而在王石的印象里,陆勇的气场十分大,气势很猛,让人不得不关注他。

实际上,在这以前,王石倒也没少邀约陆勇,但,都被对方给婉拒了,理由倒是很充分,就是太忙。这很符合逻辑。这个时代,有能耐的人应酬多,忙自然合情合理。根据王石的了解,陆勇确实给这个圈里的一些商家卖了不少的高质量翡翠,有的高达几百万元的价位。对此,王石可是发自心底的艳羡,他恨不得能把陆勇当成活菩萨给供起来。故此,这次请客他是格外地重视。

王石告诉自己,只要是打通了这陆勇这个渠道,那么,他的商业梦想可能就会成真。

席间,两人频频碰杯,拿捏得都很有分寸。虽说无多少旧可叙,但话题还是不少。谁都知晓,男人之间在一起谈论的话题有好多,列如说国际局势、经济发展、社会问题等。当然,还有少不了的女人。这次请客,王石是有事相求,故此好多话都是为了应景,配合一下罢了。每次,当王石要将话题往翡翠上面引的时候,陆勇都是有意无意地给岔开了。对此,王石虽说心里有些火急火燎,但也只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表面层上还算沉稳。

喝酒,吃菜,聊天……几个来回以后,眼看起来要到曲终人散,但这个陆勇就是不买王石的账,弄得王石开始有种要挠墙的感觉。他不明白一个问题,这个陆勇谁的忙都愿意帮,为何会不考虑帮自己呢?

终于,又一杯酒下肚以后,王石再也按耐不住了,他借着酒劲儿问道:“陆总,你说咱俩算不算是朋友?”

陆勇不紧不慢地吃了一口菜,然后放下筷子,一副真诚地看起来王石,缓缓地说道:“算啊,当然算了。那还用说吗?哈哈……”

王石问:“那你告诉我,能不能帮我这个朋友?”

陆勇故作疑惑地问:“帮你什么?”

王石摇了摇头,举着酒杯说:“陆总,你它是跟兄弟装糊涂啊!你知晓,我是做翡翠生意的……”

对此,陆勇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兄弟,这不帮的话可是你说的啊,我可没说不帮啊。就算我再想帮,你也得容我有这个机会吧?翡翠这东西可不是菜玉市场里的大白菜,谁说买都能买得起啊。”

一听陆勇说这话,王石有些耷拉了脑袋。他觉得,这家伙是在跟自己打太极拳。看来,指望他卖翡翠要没戏了!

而陆勇则不紧不慢地喝着杯中的小酒,感觉很惬意。

王石耐着性子奉陪,不过有些食之无味。

那天,王石与陆勇那顿酒喝到很晚。差不多真要曲终人散的时候,陆勇搂住王石的脖子,然后,放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说:“兄弟,我说你呀,就是心太急。我说过我不帮你吗?我没有说过吧?你知晓,欲速则不达。这个道理,你不会是不懂吧?”

王石喃喃地说:“陆总,你可别让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啊!”

陆勇拍着圆滚滚的肚子,胸有成竹地说:“哎呀,你就放一百个心吧,咱们是兄弟,好兄弟,你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!别说帮朋友卖这点儿翡翠啦,就是上刀山和下火海,那也不是问题啊!哈哈……”

老实说,它是王石最想听到的一句话。听完这句话以后,他像打了鸡血一样突然兴奋起来,随之举起了酒杯,痛快地连续干了三个满杯,那副苦大仇深的表情顿时踪影全无。

二、看上去很美

自从陆勇给了王石一个承诺以后,王石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毕竟,这个他认为的财神爷算是攀上了。尽管跟陆勇表面层上可以称兄道弟,但王石知晓,他们的朋友情谊并不算是深厚。因为王石清楚,自己还没有真正“搞定”这个神通广大的陆勇。

关于这个问题,王石从他们那天喝酒就可以看得出来――陆勇从始至终都是小口的斟酌。很明显,有端着的意味。

实际上谁都明白,真正的朋友在一起喝酒,一定都是不拘小节,我们可以称为“放得开”吧。

王石知晓,酒桌上有一句不成文的“道理”,叫做感情深一口闷,感情浅喝一点。那天,喝完了酒以后,经过仔细地揣摩,王石终于分析出一个让他不满意的答案――他与陆勇的酒还没有“喝透”。

王石很清楚一个事实,如果酒喝得不够畅快淋漓,那么,帮助卖翡翠的事情办起来肯定就会费劲。

达不到目的,岂不是一切都白扯!

尽管王石把陆勇当做了财神爷,但他十分清楚一个事实,它是一个出门就会遇到骗子的时代,故此,往常在生意上他都是比较谨慎。毫无疑问,这次也不会例外。说实话,对于这个陆勇,王石的心里是有些矛盾的,既希望攀上他,又对他有一种顾虑。因为,王石对陆勇始终都有一种莫名的怀疑心理,觉得这个人对他有所隐藏,或者可以理解为他还没有看清楚陆勇。

尽管王石对陆勇还不够了解,不过,自从那顿酒喝完以后,王石对陆勇还是多了几分信任。

那天上午,王石突然接到陆勇打来的电话。电话里,陆勇盛情地邀请王石晚上参加在他家举行的朋友聚会。结交新朋友是生意人很喜欢做的事情,正所谓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嘛。对此,王石当时就一口答应了下来。到了晚上,他如约而至。聚会的地点是在b城很有名的一个高档别墅区。王石知晓,能够买得起这里的别墅的人,可不是通常的有钱人啊!

那晚,聚会的排场绝对地够档次。对于王石而言,此前他还真没有见识过这样豪华的排场。王石看到来的客人都开着名贵的豪车,穿着更是极其讲究,一看就是有地位、有身份的高端人士。

实话实说,这次聚会,王石算是开了十分大的眼界,还得到以前没有过的一些信息。当中,最出乎他意料的是,陆勇竟然还是出身于“名门”。根据他自己所说,他的父辈早在上个世纪的中叶,就已经开始涉足经营名贵的珠宝翡翠,并且直到现在,他们家里还珍藏有一块儿价值达几十亿的翡翠原料。这些重要信息对于王石来讲,确实让他感到十分地震撼――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陆勇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!看来,关于他的那些传说都还靠谱。

有一句话说得好,大树底下好乘凉。那天,证实了陆勇这个富豪的实力确实不凡以后,王石以前的顾虑基本上已消除。正当他庆幸自己总算找到了一棵可以乘凉的大树的时候,陆勇的电话就恰到好处地打了过来。电话里,陆勇告诉王石说,他的一个朋友想要一些好一点儿的翡翠,问王石那里是否。王石一听,马上来了精神头,忙不迭地说有,当然有啦。

王石尽管对陆勇的实力不太怀疑,但第一次合作,他还是留了一手――只拿出少量的翡翠。陆勇显得很懂规矩,还没等王石说话,他就主动拿出纸和笔,然后认真地打了一张欠条。

几天以后,陆勇果然没有食言,将卖翡翠的钱爽快地打到了王石的卡上。看到钱款如期到账以后,王石的脸上顿时眉开眼笑,觉得陆勇确实很有能耐,而且很够哥们儿义气。另外,他觉得这个财神爷算是攀对了。

对于陆勇介绍成的第一笔翡翠业务,王石觉得意义重大。为了表达自己的谢意,他盛情邀约陆勇要当面酬谢,但被陆勇给婉拒,原因还是那个冠冕堂皇的理由――最近很忙。

这没有出乎王石的意料,但他早有准备。

王石告诉陆勇说:“陆总,钱不是一个人赚的,你帮了兄弟的大忙,给一些酬谢理所应当啊。”

电话那边,陆勇笑言:“兄弟,你太客气啦!酬不酬谢不重要,朋友赚钱就很好啦。”

这话说得够仗义,十分地敞亮。王石很认同。不过,王石毕竟在商海打拼多年,当然明白商业游戏的重要规则。他心里想着,不管陆勇正中间赚了多少钱,这次势必要表示一下。否则的话,下次就没法再让人家帮忙销售翡翠。

但凡有些头脑的商家都明白一个道理,叫做细水长流。尽管那次没有拿出钱来表示谢意,但王石还是准备改天好好地酬谢陆勇。

不过,让王石感到有些意外的是,几天以后,还没等他的电话拨过去,陆勇那边的电话却先打了过来。

电话里,陆勇说:“兄弟,这两天有几个高端客户想买一些好的翡翠,你那边要是有的话,我可以选几件给他们看。”

“好啊,当然有了!”有生意来了,王石顿时喜上眉梢。

王石的店里确实压了不少的翡翠。现金对于他来讲,就如同饥饿的人看到美味的食物一样有着非凡的诱惑力。刚放下陆勇的电话,王石便马上挑选出几件料好工也好的翡翠作品,然后急三火四地赶到他们约好的茶楼。

茶楼的环境很好,古色古香,既幽静又典雅。刚一走进去,就有服务员礼貌地迎上来,问他是否是王石先生。王石有些诧异,他没想到服务员会知晓自己的名字。得到确认以后,服务员将他引领到二楼的包间。

推开包间的门,王石看到陆勇正坐在那里品茶。看到王石进来,陆勇忙起身招呼他过来坐下。随后,重新沏茶,倒水。陆勇的手法十分地熟练,像是经过训练通常,看得王石不断称赞。

陆勇谦虚地摆手道:“小意思,不足挂齿。”

接着只是寒暄了几句以后,陆勇便直入主题:“翡翠带来了吗?”

“带来了!”王石顾不得喝一口茶,忙将东西拿出。

陆勇端详了好一会儿,从中选出了几件成色比较好的翡翠,然后才说:“那好,我就先拿这几件吧。”

王石问:“不多选几件了?”

陆勇说:“这次看货的都是高端客户,他们想要好一点儿的东西。”

王石点头说:“陆总的眼光不会错!”

陆勇拍拍王石的肩膀,笑盈盈地说:“我得先说好,卖得出,卖不出,都很正常。钱这东西,我们都要看淡才好。兄弟,你说对吧?”

王石附和地说:“就是!就是!陆总说得太有道理了!”

和上次一样,选完翡翠以后,陆勇拿出纸和笔,清晰明了地打了一张欠条交给王石。

王石要将上次的欠条交还给陆勇,但陆勇没有接,只说了一句:“嗨,你撕了就好。咱们兄弟,我还信不着你吗?”

事情办完以后,时间还很早。两个人坐在那里聊了天又喝了茶,气氛异常地和谐。陆勇很健谈,海阔天空地侃。王石很惬意,随心所欲地听。那一刻,没有谁不相信,他们是亲密无间的朋友。

三、美梦碎一地

那次见面没过去两天,陆勇的电话便恰到好处地打了过来。王石很高兴,连忙接了起来。电话那边,陆勇兴奋地告诉王石说,翡翠都已经卖掉了,钱这就给他汇过去。王石一听,连声道谢。陆勇倒是很客气,说大家都是兄弟,不要太放在心上。

那一刻,王石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,觉得自己真是遇到了难得一遇的“大贵人。”

收到钱入账的短信以后,王石特意给陆勇打了一个电话。这一次,王石决定要好好地酬谢一下陆勇这个“大贵人”。让王石感到高兴的是,这回陆勇倒没有再拒绝。于是,约好地点,晚上两个人便见了面。

实际上这次喝酒,对于王石来讲,意义有些不同。很至关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他把陆勇当做了很够意思的“真朋友。”但,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讲,那么,他很不走运,他将黑暗的陷阱当做了美丽的馅饼。

那天,几杯美酒下肚以后,王石便有了一种找不到北的感觉。在王石自己看来,它是因为酒喝得太多。但实际上,他更像是被陆勇给忽悠得找不到了北。看来,人若能够分得清真假和美丑,已经算得上是不错的聪明人。

随后的一段时间里,陆勇又陆续为王石卖了几件库存已久的翡翠。如果只是简单地看,王石不亏,一切貌似很顺利、很走运、很美好。

那段时间,王石的心情很好,大有要事业兴旺发达的态势。虽说与陆勇认识的时间不算太长,但,王石对于他的能耐已经比较认同,觉得他这个人既有实力又有关系,是个很有利用价值的“朋友”。

实际上,如果一个人仅凭这样功利的心理去交朋友、混社会,不懂得真诚的价值,那么,其后果已经不言自明。

说一句不好听的,算是自己“找死”吧!

而在王石面前,陆勇总是一副忙得不可开交的架势,确实很有着欺骗性。因为我们通常认为,干大事儿的人都是十分地繁忙。事实上,陆勇不过是玩了一个不算多高明的小伎俩罢了。尽管王石头脑还算聪明,平常小算盘扒拉得也很有那么一套,但问题是,利益当头让他已经看不清好多。简单来说,当陆勇挖完了“坑”以后,王石很配合地往里纵身一跳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不能不承认,陆勇把他导演的这出戏的序曲演绎得挺漂亮,既有积极的“投入”,也会有实惠的“付出”,很有大手笔的气势,给已经得了好多“便宜”的王石放上了一个不错的诱饵,只等他乖乖地上钩。

终于,陆勇开始了自己的下一步计划。

我们都知晓,最近几年玉石玉市场不太景气,好多珠宝商家在资金的周转上出现了问题。为了能够继续将生意做下去,好多珠宝商家都会通过民间借贷的方式进行经营,尽管利息稍高,但在短时间内却可以解决企业的困难。故此,最近几年玉石行业的民间借贷比较活跃。

王石认识几个有闲钱的人,但他从未向他们借贷过。因为在他看来,生意维持得过去就算可以。毕竟,有借就要有还。生意不好做的时候,借钱的风险会更大。故此,借钱发展的事情他不太喜欢干。

那天吃饭的时候,王石与陆勇无意间谈到这个问题。陆勇听后,给王石上了一堂关于商业投资的理论课。如果不仔细分析,听上去很真是那么一回事。言外之意,要想做成大生意,就必须要敢于承担大风险。

由此,陆勇说到自己。他说,尽管自己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但在资金上,偶尔也会面临捉襟见肘的情况。王石一听,拍胸脯地说,如果需要资金周转,他可以搭桥帮助联系借贷的事情。陆勇听后说好,最近自己有一个大项目投资,还真需要一些资金做为补充。

正所谓,帮朋友就是帮自己。王石明白这个道理。为此,他拍着胸脯要为陆勇介绍几个有闲置资金的朋友。陆勇听后十分高兴。第二天,王石就带来一个叫赵明的朋友。很快,他们就达成合作协议。王石向赵明借贷1000万元,约定月息为2分,利息每月底支付。没过多久,陆勇将本金全部还清。对此,王石和赵明愈发觉得陆勇讲信誉,做事很靠谱。

以后较长的一段时间,赵明向陆勇先后几十次借贷,共计可达到1亿多元。正当他们的合作“十分愉快”的时候,赵明本该收到的利息却突然中断。起初,赵明还没有太在意,以为陆勇很忙。于是,他又等了两天。结果,钱还是没有汇到账上。随后,赵明给陆勇拨了个电话。电话那边,陆勇表示歉意,说回头就把钱给打过去,并且表示了歉意。

尽管对陆勇的拖欠行为有些不满,但赵明还没有觉察出什么问题。不过,随后连续几天还是没有收到陆勇的汇款,开始让赵明有些坐不住了。于是,他忙打电话给陆勇。

最让赵明感到担忧的是,陆勇居然不接他的电话。对此,赵明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随后,他忙又给王石打了电话。

这段时间,王石陆续地给陆勇拿过去好多件翡翠。这些翡翠除了自己店里的以外,还有十分大一部分,是他从其他珠宝商那里调来的货品,总共价值可达到上亿元之多。

多年以来,国内珠宝行业就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,只要谁家有客户资源,熟悉的商家之间往往都会相互进行调货,以此让客户满意选购,从而完成最终的交易。为了与陆勇的合作能够持续地开展下去,王石陆续地从熟悉的商家那里调来质量很高的翡翠。而这期间,陆勇则以各种理由延缓结款。尽管没有马上从陆勇那里拿到欠款,但自从对他有了信任以后,王石就没有过任何的怀疑。甚至,在这段拖欠钱款的时间里,他都认为正如陆勇自己所说,只是周转的款项太多,不能立刻结账而已。

当王石接到赵明的电话时,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放下电话以后,他便给陆勇打了过去。

结果可想而知,他没有打通。

很快,陆勇“跑路”一事便在B城闹得沸沸扬扬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这个时候,王石才知晓,陆勇所欠金额已经高达10多个亿。

看来,它是个蓄谋已久的阴谋。

但,好多珠宝商至今都不敢相信自己受骗上当,因为这个行业以前从未发生过这样恶劣的事件。只是顷刻之间,好多珠宝商用一辈子的努力苦心经营的产业,便化为了乌有。更有甚者,除了自己倾家荡产之外,还深陷到巨额的债务之中,恐怕多年都难以偿还身背的巨债。

四、商业有规则

近两年,中国珠宝行业出现了所谓的滑坡,好多珠宝企业为了谋求发展,不惜冒风险地经营。如果单从商业角度去理解,倒也无可厚非。毕竟,任何投资都是存在风险。只是企业需要具备必要的抗风险能力。

实际上,有关本文讲述的“陆勇一案”,很好地给珠宝商家上了一课。纵观中国珠宝行业的现状,我们不难发掘这样一个问题,好多珠宝企业并没有按照当代企业发展的规律去有序经营,而是采用相对较为落后的经营模式去发展企业。这在某种程度上,不仅阻碍了珠宝企业的快速发展,而且还加大了珠宝企业的经营风险。

列如说,在本文中,王石只是凭借个人的主观判断,便将“诈骗者”陆勇当作可以信赖的朋友。如果宿命地说,一个企业缺乏正规化、玉市场化、科学化的经营手段,那么出现问题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事情。

故此,不管是珠宝企业还是其他行业,都要严格地按照商业规律去经营,而不是凭借所谓的行规实现发展。这里我们看到,珠宝行业用多年信誉建立起来的行规,轻而易举地便被一个“诈骗者”给打破,不能不说,这脆弱的行规本身就承担不起玉市场所带给企业的风险。

因此,对于珠宝企业来讲,最有效的抗风险堡垒,首先应该是做到遵守商业规则。

客观地说,不管珠宝企业面临任何的问题,或者怎样的困境,经营者都应该保持十分清醒的头脑。因为好多时候,商机都是从危机中诞生而出。坦然面对危机,积极寻找商机,这才是经营者该动脑筋的地方。就如玉市场没有旺季和淡季之说,因为旺季的时候要积极卖产品,淡季的时候要努力塑品牌。对于经营者而言,这才是硬道理。


标签: 翡翠
智能推荐
敲醒国宝帮带来的收藏噩梦

敲醒国宝帮带来的收藏噩梦

2015-7-12 有这样一个群体,他们游走于各大卫视的收藏节目,标榜自己是国内资深鉴定收藏权威专家,但他们也曾制造出“金缕玉衣”、“汉代玉凳”等收藏界的笑话,这就是被业内戏称为“国宝帮”的成员。从卫 ...

2019/12/29 11:05:02
曹海军:脱胎玉质独一品 时遇诸君高洁缘

曹海军:脱胎玉质独一品 时遇诸君高洁缘

2015-7-12  作者:李京光 曾经有玉界人士坦言,在中国玉石珠宝领域,百分之七八十的人才都是来源于于知名的中国玉雕之乡――河南省镇平县。这话说得还真是没错,作为享誉海内外的中国玉雕之乡,河南镇平确 ...

2019/12/29 11:05:11
并蒂芙蓉本自双 ――玉界伉俪杨宝忠和林宝香的幸福生活

并蒂芙蓉本自双 ――玉界伉俪杨宝忠和林宝香的幸福生活

2015-7-12 作者:李京光 曾几何时,央视的一个问死人不偿命的问题――你幸福吗?惹得社会各界人士积极探讨何为幸福。那么,究竟何为幸福呢?有一种通常意义上的回答看上去很不错,那就是,一种 ...

2019/12/22 10:00:02
王金兰:我不是玉界女神

王金兰:我不是玉界女神

2015-7-12  作者:李京光 近几十年以来,中国玉雕界可谓是人才辈出,但不能不承认,他们多是豪情万丈的“大男人”。究其原因,说法各有不同。有一个说法是,或许正是因为这一行业的特殊性,致使 ...

2019/12/22 07:00:02
宋世义:实际上我也很文艺

宋世义:实际上我也很文艺

2015-7-12  作者:李京光 北京的初秋很美,绿色依然是它的主旋律。红墙灰瓦下,鲜花还在婀娜地绚丽绽放;偶尔一缕微风拂面,瞬间便在心田激荡起撩人的涟漪。我很喜欢北京的秋天,它既妩媚动人,又 ...

2019/12/22 07:00:02
精致传神 美誉传情――记玉石研究者王志华与他的臻工坊

精致传神 美誉传情――记玉石研究者王志华与他的臻工坊

2015-7-12  作者:李京光 或许正是因为和田玉位列中国古代四大名玉之首,故此,很早以来,就被中国人称为国玉。中国人之故此如此偏爱与钟情和田玉,原因应该有好多。但我想,最为至关重要的一点是 ...

2019/12/21 19:00:02
鲁克化:金玉本有质 焉能不坚强 ――记国际著名玉器鉴定、评估权威专家鲁克化教授

鲁克化:金玉本有质 焉能不坚强 ――记国际著名玉器鉴定、评估权威专家鲁克化教授

2015-7-12  作者:李京光   纵观中国玉文化的悠远历史,可谓是熠熠生辉,值得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骄傲和自豪。从中国古代玉器的产生到玉文化的蓬勃发展,在这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之中,可以印证出的 ...

2019/12/21 19:00:02
伪富豪的“超级圈套”

伪富豪的“超级圈套”

2015-09-30   作者:李京光   如果你觉得这个故事是真的,那么它可能就是假的;如果你觉得这个故事是假的,那么它可能就是真的。   一、攀上有钱人  初春的B城,阴霾的天空让人有些 ...

2019/12/21 10:00:02
玉市场经济中的玉石文化

玉市场经济中的玉石文化

2015-10-20   作者:彭志勇  金玉其名,金为硬通货,玉居其二,可见自古以来美玉的崇高地位。现今,我国的经济高速发展,科技日新月异,物质文明高度发达,精神层面的生活也随之愈为丰富。因此 ...

2019/12/21 10:00:02
珠宝必须建立自己的美学体系

珠宝必须建立自己的美学体系

2015-10-20   作者:辛佩杰  珠宝作为一门学科已然在学界有了一席之地,但在我国的教育领域还没有一所独立的以珠宝命名的院校。属于二级珠宝学院的课程设置,还没有属于珠宝自己的美学,最多也 ...

2019/12/21 07:00:02